孩子的未來,從家庭開始 ~天下出版 幫助父母突破教養困境的實用指南 簡介 「老師,這個孩子我教不動,以後來上學就交給你教了。」這句話是不是很常見?父母常以為把孩子送進名校、安親班、補習班,讓老師教就行了;殊不知,良好的家庭教育才是孩子成就的來源。 父母是孩子早期經驗的來源,尤其充分的親子時間是認知發展關鍵,然而就如本書中所提出的德國教育與家庭教養問題,其實也正是台灣父母與教育場域面臨的教養困境。如:少子化現象、雙薪或單親家庭教育困境、閱讀及國文能力退步、雙語教育的抉擇、體適能衰退、政府缺乏家庭支援政策,以及如何建立正確價值觀與品格等問題。 書中的三個重點概要: 1.家庭生活品質會影響孩子成長發展 生活品質不是建立在花大錢的物質享受上,而是從生活中的點點滴滴累積出來的。幫孩子換尿布洗澡、與孩子一起看書、或是聽外婆講述她的人生故事、與外婆一起享受冰品點心等,這些家人在一起閒話家常的時段對孩子與父母都很重要,不僅有助於孩子的語言發展、幫助孩子建立身份認同、穩定孩子情緒、增進親子溝通,還可以建立楷模與傳遞價值觀。 2.社會與情緒智商比認知能力重要 不論是幼稚園或學校的教育規劃,應更配合孩子對肢體活動、音樂、舞蹈、戲劇等的天生需求。多讓孩子自己動手操作,多讓身體與心靈呼吸,這些活動都有助於培養孩子自信、穩定情緒、增強學習能力 3.追求內在自由與獨立 作者認為要真正清楚的瞭解自己,才能成為自由的強者。除了對自己周遭的人與動物要有關懷之心與責任感外,還要能依循自己的價值生活(當然先決條件是要先找到自己的生活價值!),絕對不要隨波逐流,不要問是否得到好處,而是必須毫無保留,全力以赴的自我要求,要常問:自己的生活過得對不對。「關懷」、「負責」與「全力以赴」正是我們的社會很需要重新建立起來的價值。 本書內容以生活化的情境或事件,描述日常生活中種種教養的困境,並探討相應之道。尤其,期望加強每一位父母的信念,確信自己永遠是教育子女、幫助子女最重要的人。這本是值得提供關心台灣教育環境者借鏡,更是協助父母解決教養問
【精采書摘】
決定一生前途的家庭歲月 是什麼使我們的孩子將來成為堅強自信的人?這是本書的核心問題。面對生活中種種危險威脅,父母親是否可以做什麼以使孩子獲得不受傷害的免疫力,讓他們就像在法力高強的魔法師扶持保護下的夢遊者般,平平安安地過一生?對小孩的人生前途,父母親真的能有什麼影響力嗎? 首先這裡有一個答案如下:據二○○二年五月十四日《科學畫報》(Bild der Wissenschaft)的報導,歐盟執委會曾委託英國一個研究團隊在五個歐洲國家對四千名十四、五歲的青少年進行了一項關於青少年接觸酒精與毒品的調查,結果發現預防毒品與酒精之害最好的保護是健康的家庭關係。調查中,研究人員對家庭生活的品質做了檢查,詢問了一些有關的問題,例如父母是否控制子女看電視的質與量。放學後是否有人在家等子女回家?子女對父母親的態度是否信任開放、准不准帶朋友回家? 這項研究顯示,由雙親共同扶養帶大、受到妥善照顧、家人關係健康的青少年,明顯地較少受到酒精和毒品的誘惑。而所有個別因素當中最重要的一項則首推子女與母親的密切關係。 說來實在荒唐,許多本來理所當然的事,卻往往得經過學術研究證實後才會受到注意和重視。因此我們不得不希望那些英國研究人員能稍微擴大其研究範圍,這樣將來或許還會發現健康的家庭關係其實是保護孩子抵抗所有不良引誘最好的良方。家庭生活品質愈好,孩子就愈健康、強壯、能承受挫折、有自信。不僅如此:我們給子女的家庭生活的品質,其實直接關係到他們在校的成績表現。 這種關聯在一份由「聯邦政府家庭老人婦女與青年部家庭事務學術諮詢委員會」於二○○二年七月公布的報告中聽起來如下:「兒童在原生家庭中經傳授而習得之文化資本與社會資本之品質,經PISA 調查研究(及之前多項其他調查研究)結果證明,係對其在校學習過程之最重要先決條件與最具影響力之基礎。」 換成白話:教育的第一現場是家庭。小孩在學校功課如何,主要並非在於學校給予的影響,而是要靠父母給的家庭教育。不過在這份官方聲明裡也帶批評性地說到,PISA之後國內四處展開的大辯論中,只有少數人提出家庭對教育與課業成就的重要性作為課題加以探討。小孩是否能夠持續專注於遊戲或功課,並且直到達成某一特定目標或完成全程為止,除了和氣質與其他天性有關外,都是父母親的教養與家庭生活的結果。 報告中還說,兒童與生俱來的好奇心、想要明瞭事物的願望、以及對嘗試與發現的需求是否能繼續發展或喪失,取決於他們在家中獲得或缺乏的體驗。小孩如何面對成功與失敗、遇到情況不明確時有何行為反應、挫折令他們氣餒或激勵他們再接再厲、能不能為達到長遠的目標而接受「延遲獲得獎勵」——這一切主要都在家庭中學得。或者是也可能學不到,如果是這種〔不幸的〕情況,孩子未來的生活便將因此蒙受嚴重的後果。 教養是要無時不刻都能自兩個極端之間或從數個互為競爭的目的當中,找出對各個小孩最適當的行為準則的藝術。然而在問題發生的當下,要能克制自己不越俎代庖替小孩尋找正確的解決辦法,而是由他自己去設法克服難關,更常常也是一門藝術。 「妳代勞做得太多」,某位心理學家對一位有三個孩子的母親說。「妳的兒子必須自己去學習應付無聊的情況。妳太操之過急了。如果他說覺得好無聊,不要馬上替他安排什麼活動,而是就處之泰然地讓他去體驗無聊的感覺。」另外,住在美因茲的兩個孩子的母親克勞蒂亞 佛瑪也認為,要求孩子忍受一段時間的無聊其實很重要:「只有在這種時候小孩才會自己動腦筋想出一些主意,要不然就只讓他們單純做做夢也可以。」 〔不只是小孩,〕連父母親本身也必須視情況尋找最適切的行事準則,整個生活的藝術其實便寓於此。原本教養之道便應該是:教孩子如何生活,如何找到行事做人的正確準則。這該怎麼教呢?方法就是一家人要真正共同生活在一起。哲學家史沛曼(Robert Spaemann)說,教養不是一個目的理性的過程(zweckrationaler Vorgang)。世界上並不存在一種叫作「教養」的行為。更確切的說,教養是我們做了很多其他的事之後,才會連帶產生的一種作用。 那麼這些事情都發生在何處?首先當然是在家庭裡。幼兒如幼雛,在家的窩巢?媔}始練習人生的第一門功課。他們很自然而然地摹仿在家裡所見到的一切。孩子的生活是在家庭裡形成其最初的架構、規律與秩序。在家庭裡一開始他們便經驗到:學習生活便是學習分辨。於是他們學到分辨善惡、真假、美醜、過與不及、重要與不重要之間的差異。學到分辨合理的和錯誤的驕傲、合理的和錯誤的野心、分辨勇氣與莽撞、節省與吝嗇、慷慨大方與奢侈浪費。 在家庭裡小孩也學到歡喜與悲傷、對他人和動物感同身受,學到忍受疼痛、克制自己、合理控制自己的身體行動與慾望。同樣地,家庭也幫助他們學習如何面對醜惡、面對謊言、暴力、痛苦與死亡。他們在家裡學到如何與弱者相處,也學習如何和強者相處,什麼時候要守規矩,什麼時候接受例外。他們學習平日與節慶的不同,經驗到復活節的香味有別於聖誕節的芬芳。 在家庭裡,孩子也學到自己的父母也有父母,而父母的父母又同樣也有他們的父母而了解原來他們自己是一個故事的一部份,而這個故事已經發生了,所以是他們無法再改寫的。但是他們也學到,他們還有一個可以由自己去影響和形塑的未 小孩在家庭中還學到他們的家屬於一個村子或一個城市的一部份,而這個村子或城鎮又是一個地區、一個國家的一部份,這個國家有她自己的歷史,他們便是透過國家的歷史而與生活在他們之前的世世代代相繫。於是,小孩心中會漸漸培養出一種對故鄉的感情與有所歸屬的安全感,如此而學會對他們個人與自己的家庭負責,從而也學會成為有自信、有擔當的人,雖然他們本身並未很清楚地意識到這個潛移默化的過程。 但是他們也可能學不會。因為只有在「巢」未受損、結構正常完整的情形下,或者即使家庭不完整,但如果所缺的部分有替補,家中至少還有一個大人看重這一切應有的分辨,並且以身作則踐他所重視的價值與處世原則,小孩才能學到這一切。 若平時與節假日無差,復活節與聖誕節沒有區別,生活中只曉得上班工作與下半休閒,在這樣的家庭裡,學習的機會自然比較少。一向不辦喜慶聚會、親友不相互探望的家庭,很可能也沒有家族的故事可說可聽。父母向自己的歷史與傳統的長河告別之處,子女也將不復尋得接續,如此便不可能培養出下一代的歷史意識。如果父母兄弟姊妹與親戚都不作善惡真假美醜之分,態度冷淡無所謂,小孩也不會學到對人事物做任何分辨,發展不出對價值的判斷,培養不出個性與品味。 如果父母知道區別愛與溺愛,處事態度始終一貫,但不時也接受合理的例外情況,如果他們找到獎懲賞罰的準則,找到自由與控制之間的平衡點──那麼小孩仍有機會學習分辨。 但是若在家中不進行這些區分與思辨,從不就個別情況爭論對錯標準的適當性,或是家庭事件、電視節目或報章雜誌刊載的內容鮮少引起家人之間的討論與價值判斷,家裡沒有書、大人不看書也不唸書給小孩聽,那麼小孩的心智與人格發展機會便會降低。果真如此,小孩便無法發展出表達精確的語言、不會學到從不同的層面思考問題、對人際相處時發出的訊息難有敏感的回應、培養不出社會智能。當小孩對生活中的一切都無言以對的時候,判斷力也將會跟著降低,從而對他人操縱和消費主義與暴力的抵抗力也會隨之減弱。一旦到此地步,身心靈三方面便開始荒廢、頹敗,而自卑與自賤的心理則應運而生。 當然,主要影響子女一生前途的,並非只有父母二人而已。子女年紀愈長,生活圈便擴展得愈大,來自外界的影響也隨之日益增強。不過對此父母仍有一定的影響力。譬如小孩加入什麼樣的同儕團體、去哪類場所、參加什麼樣的活動,當然都可以交給機遇來決定沒錯,但是父母也可以選擇盡可能有意識地導引小孩。單是選擇什麼樣的居家環境、決定搬到哪個區住,便已預先決定了小孩可能將會遇到的同儕團體,以及可供選擇的學校、校外社團組織與文化活動等。 因此不論國家抑或工商業界,其實整個社會都有責任來幫助為人父母者,為家庭提供他們所需要的支持,好讓父母能夠對子女善盡其教養撫育的責任。父母不幸無法克盡己責之處,便要靠其他的成年人發揮及人之幼的精神,來代替他們做原屬其份內的工作。每一個家庭都必須有機會改善其生活品質。如果有的家庭做不到,國家便應負起大家長的責任,援請教育專家、心理學者以及提供托育機構給以援助。尤其單親父母特別需要多方面的協助。 過去三十年來,家庭的重要性幾乎遭人遺忘,現在才又重新被各方發現,包括各個政黨在內。甚至連〔對傳統社會體制批評有加的〕綠黨也宣布對家庭的價值有新的評估,並且初次正視長久以來對該黨似乎甚為陌生的一種思想:作為社會的機制,家庭可能是一種即使在二十一世紀的今天也必須維護的價值。 家是否能成為提供安全感的地方,與是否有一紙結婚證書無關。最重要的是這個窩巢裡的每一個份子。他們才應該是我們關切的對象。

發表迴響